gelato圆子

看过了世事沧桑依旧能保持纯洁善良的灵魂,人人皆知是浪漫多情的人其实骨子里是最深情。

当你老了(仏英老年,画风突变)


一步一步地把微博上的文搬回来

当你老了

题记
当你老了,头白了,睡意昏沉, 炉火旁打盹,请取下这部诗歌, 慢慢读,回想你过去眼神的柔和, 回想它们昔日浓重的阴影;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 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 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 爱你衰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

夏日的午后闲适而宁静,阳光打在玻璃窗和被绿色藤蔓植物覆盖的墙上,投出一片浓重的绿色阴影。弗朗西斯哼着小曲,细心地打理着自家的花园。
所有的工作都已经完毕,他拿起园艺剪,小心翼翼地剪下一支娇艳欲滴的玫瑰,顺手用桌上的透明包装纸包好。接着,他换上衣服出门了。
白色衬衫,浅蓝色的西服搭配银色的口袋巾,再加上手中的玫瑰花,足以让他成为大街上的焦点了,至少在40年前是的。不过,现在,街上的女孩们看他大概是因为他一副“老不正经的样子”,用亚瑟的话说。想到那个老头皱着粗眉毛的表情他偷偷笑了出来。他们在一起已经40年了,年轻时的亚瑟有一头灿烂的金发和宝石一样的眼睛,举止彬彬有礼,追求者简直可以排成队。唯独跟他一起长大的弗朗西斯天天找他麻烦,亚瑟只有对他才会生气到把绅士风度也抛在脑后。可是谁也没想到亚瑟会选择跟他在一起,一晃就过了四十年。
亚瑟老了,他的身姿不像年轻时那样优美,双眸也失去了神采。他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但又固执地不肯放弃工作。弗朗西斯连哄带骂地把他骗到法/国南部的一个小乡村养老,但他仍然闲不住去镇上的学校当了义务老师。“让他多跟孩子们在一起也好。”弗朗西斯是这样说服自己的。他每天傍晚都会准时出现在学校门口接亚瑟回家。就如年轻时一样,弗朗西斯依旧迷恋着亚瑟的一切,他的小脾气,烂厨艺,甚至他脸上每一条岁月的痕迹。

镇上小学校的下课铃敲响了,小巧的木制建筑里走出了一位拿着手杖的老绅士。他打着整齐的领带,头发花白,嘴唇紧抿,面容严肃。跟学生们告别时他的绿眼睛里充满了欢乐,显得有些孩子气。
“喂,亚瑟,小亚瑟……”弗朗西斯隔着老远就向亚瑟挥舞着玫瑰花,踉踉跄跄地跑了过去,差点跌了一跤。几个年轻的女老师看到这个场景,不禁笑了出来。
“我跟你说了多少遍别这样叫我,胡子老头!”亚瑟不满:“我都70岁了!”
弗朗西斯一把抢过爱人手中沉重的公文包,另一只手牵起他:“可你在哥哥心里永远是那个没长大的小亚瑟啊。就像这玫瑰一样可爱。”
“我当时真没想到你老了也这么恶心。”亚瑟低声骂他,可是耳根已经慢慢红了。
“快回家别在这丢人现眼了,死老头……咳咳……”亚瑟剧烈地咳嗽着说。
“肺病又犯了吗?”弗朗揽过他的头让他靠在肩上,轻轻地拍着爱人的背。
“哥哥我就说嘛,小亚瑟你要是再呆在伦敦一年现在早就呛死了!哥哥我的关节炎也永远都好不了啦!”
“滚吧!没看出你家好在哪儿!”刚喝了一口水的亚瑟强烈地反驳他。“商店总是歇业什么东西也买不到,就跟你是一模一样的懒散!”
“我这辈子是毁到你手里了胡子混蛋!”
“那不也是你自愿的吗小亚瑟?”
太阳慢慢西沉,两人也越走越远。亚瑟仍在抱怨,手却一直紧紧牵着他。
————————我是甜转虐的分界线

这么美好的场景,不是梦就好了。
午夜,弗朗西斯从梦中醒来。他花了一段时间回味梦里的场景,然后开始幻想亚瑟老了的样子。身旁的人蜷缩成一团靠着他,一只手还紧紧地攥着他睡衣的一角。这家伙,从小到大都是这么没安全感的啊。弗朗西斯小小地叹了口气。从窗帘漏出的一丝月光打在亚瑟年轻的侧脸和金发上,几百年了这张娃娃脸都没有变过。他索性坐起来,安静地欣赏了一会儿。亚瑟还穿着会议时的那件衬衫,现在已经皱得不成样子,大开的领子和胸口的红痕让他想起了昨晚的疯狂。
他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和亚瑟变成了这种关系。他们保持着该死的默契,在大吵之后互相拥抱,接吻,贪婪地呼吸着对方身上的气息,像两个溺水的人需要氧气。
“弗朗西斯……”亚瑟只有在床上才会喊他的名字,以一种绝望的深情。他吻着亚瑟,像膜拜卢浮宫里最美的艺术品。亚瑟喘息着,他进入了对方的身体,那么温暖,两个人联结的时候他仿佛能感受到亚瑟的心跳。
这种感觉真好,就像亚瑟正爱着他。
太晚了有时他们会睡在一起,但天一亮,两个人又会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继续回到自己的位置。他们终究不是两个普通人。国家可以永生,享受普通人羡慕不已的永恒青春和各种疯狂的欢爱,他们的感情不要盟誓,无需负责,但却永远没资格说爱。他想到了上司给他看的那份文件。“你是法/兰/西,英/国是跟法/兰/西对峙了千年的死敌。法/兰/西永远,永远都不会真正跟英/国交好。”他没有选择地点点头。
讽刺的是,他竟然迷上了拥着自己“死敌”入睡的感觉,还做了一个和他白头偕老的梦。“有时候,哥哥我还真是羡慕普通人呢。”他对着睡熟的亚瑟低语。“不过这样也好,如果小亚瑟你老了,先我而去了,哥哥我也很难活下去。”
“又踢掉被子了呢。”弗朗西斯理了一下亚瑟额前的乱发,把他揽入怀中裹上被子。
“明天的话,对不起了小亚瑟。”他在对方脸颊上落下一个轻吻。“我们,终究是不自由的啊。”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