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lato圆子

最近在掉三年前的电视剧:伪装者/琅琊榜的坑。靖苏诚台。求同好!hgg颜粉演技粉。

原著《谍战上海滩》阿诚哥童年的片段

看原著,阿诚虽然戏份不多,但是有一段童年的描写,心疼我小天使阿诚哥 😭😭😭(括号内的内容摘自《谍战上海滩》张勇著)
      
       
        【阿诚不知道是哪一年变了天,不记得是几岁开始的,大约是五岁吧。桂姨就像疯了一样,夜晚直愣愣地拿眼珠子瞪着自己。没过多久,桂姨就变成了两张脸。人前疼着他,背后下刀子。

  他每天天不亮就被桂姨用鸡毛掸子赶起来,去搬煤,去烧水,去扛沉沉的木头,并逼着他用斧头劈。

  桂姨不准他往明家人跟前凑。

  当着明镜,只说自己是佣人的命,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儿子将来再服侍人。

  明家人一走,阿诚就被桂姨使唤得团团转。

  明楼书房的窗子被阿诚得擦得亮亮的,书桌要擦得一尘不染,书房的椅子他永远不能坐,书桌上的书不准他碰一根手指头。他时常饿着,桂姨每日说到厨房拿吃的给自己,从来就没有过,饿昏过去,就是一顿饱打。

  阿诚很想去读书,很想出门去看马路上的汽车,他每天夜里睡在冰凉的地上,常常想去死。】
    

原著阿诚被明家收养的时候是15岁,我看电视剧上年龄可能小些,10岁左右的样子吧。小少爷被收养的早一些,按理说阿诚没被收养前应该就见过小少爷,不过是以仆人之子的身份。但怎么说也算青梅竹马吧。

心疼我阿诚哥(。•́︿•̀。) 明台小天使快来治愈他!

拖我入坑的一个场景。。。就是被小少爷站在楼梯上这一个笑给秒了!hgg的少年感啊好强

好想写甜甜的诚台日常
小少爷日常:作作作,买买买,阿诚哥你去哪里呀,阿诚哥我也要去
阿诚哥日常:给小少爷赚零花钱,给小少爷收烂摊子,带小少爷出去玩
最后小少爷作死到一定程度阿诚哥就忍不住把他办了
不听话 cao一顿就好啦
我污我去面壁
谁让你上辈子欠小少爷的阿诚哥 XD

好喜欢小少爷的眼睛,什么时候都亮晶晶的。呜呜呜为什么可以满脸血污那么狼狈的时候眼睛也这么亮啊 真的是我热诚明媚的小少爷啊 😭好喜欢诚台这里的对手戏,阿诚哥的一句“站稳了别晃”,临刑前小少爷的一笑,好戳人嘤嘤嘤

我和男票的纪念日 (同人图 😝

掉了琅琊榜/伪装者的老坑

各位关注我的朋友
我又诈尸啦
之前基本很少看国产剧,偶然被B站推送的琅琊榜片段戳到了
现在在疯狂地掉2年之前电视剧的老坑 😂
只想问首页有靖苏/诚台同好么
脑洞超级多想写文
还是我应该再开一个小号😂
之前刷神夏就是另外一个小号
另 求同好留言 😂

深蓝紫色(仏英文,有艾斯爱慕,过渡章)

此篇为第三章过渡章,具体剧情及前情请参看之前简介。

虽然弗朗西斯大多数时候讨人嫌,但是他在关键问题上总是异乎寻常地通情达理。面对亚瑟这样三番两次地对厨房的大面积毁灭,能保持这样一个好脾气,确实很不容易了。
 
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亚瑟很想看到弗朗西斯生气的样子,也无数次地幻想过。他有时候会故意地去激怒他,例如,故意说法国人种种的不好,甚至还会说些法国青蛙之类的怪话。弗朗西斯显然是介意的,但他的反应不过是把法国人发明的辱骂英国人的话都全数奉还给亚瑟,并没有真正的动怒。即使如此,亚瑟还是乐此不疲地跟他找茬斗嘴,连他自己都搞不清楚,自己这样做是为了什么。
 
这样的斗嘴到了最后,不是自己在法语那花样繁多的骂人话中败下阵来,就是换来弗朗西斯轻飘飘的一句“哥哥我不跟你这种小气的英国人一般见识。”弗朗西斯从来没有真正发过脾气。说真的,认识他一年,要是说哪次看到弗朗西斯真的生气,那还只有初识的那一回。

 
去年初,他刚调任市场部的总监。新官上任三把火,他刚上班第一天就削减了自己主管的一则广告的预算。根据他的估计,这样的计划至少能替公司省四分之一的资金。然而,他还没来得及沾沾自喜,麻烦就这样悄然而至了。
 
那天下午,办公室外面传来激烈的敲门声,还没等亚瑟说出“请进”,门就被推开了。进门的男子留着到肩膀的半长金发,一身米色西装,眼睛里全是怒意。

“你就是项目总监?!”男子略带恼怒地开口,但那口咬舌的法国腔却让亚瑟暗自笑了一阵。

“是,我就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人,请问…”
“是你改了我的方案?”

他立刻意识到来者不善,但依然波澜不惊地说道:“是的。请问您有意见吗?”

“我当然有!”对方把手支撑在他的办公桌上,身体前倾,脸离他只有几厘米的距离。亚瑟不禁注意到男人的睫毛很长,他低下头时的侧脸也算得上好看。如果是在酒吧,他的脸可能还是自己会搭讪的类型。他外套上别着一个工牌,上面用烫金的字体印着:弗朗西斯·波诺弗瓦。
 
 
“恕我直言,弗朗先生,”面对对方的咄咄逼人,亚瑟也尖锐地说道:“你是在为这个公司工作,当然要听从公司的安排。何况这套广告的目的是为公司谋利,不是做慈善,我们没有那么多经费给你挥霍。”

“天哪,让不懂艺术的人对我指手画脚,真的太可怕了!”弗朗西挑衅道。

“我是不懂什么叫艺术,因为这里根本不做艺术。想要做艺术的话用你自己的钱,出门左拐不送。”

“我不跟你废话!我要找总经理谈一下,不然明天就递辞职信!”弗朗西斯威胁道。

亚瑟在心里笑了。他现在真的有点不太理解这个人了。明明只要他按部就班把广告拍下来就会有工资,而且是一家小公司,所做的广告不过是简单地宣传产品,绝不可能被送去艺术节评奖。竟然真的有这种人,把所谓的“艺术”看得比自己的饭碗还要重要。

“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是我负责。你要辞职的话,我帮你联系hr, 现在交辞呈走人。”亚瑟冷哼道。

弗朗西斯的脸色差到了极点,两条秀美的眉毛都纠在了一起,转身就要去找人事部评理。

亚瑟看他准备走,心里有意想激他一下,便不紧不慢地翻出员工资料,念到:“弗朗西斯 波若弗瓦,波尔多高等艺术学院毕业,难道法国人,都是这么没有责任心自由散漫的人?”

“你……!”弗朗西斯可能真的被他气到了极点,竟然一把揪住他的领带,狠狠地拽了一下。让他一个不防备,向前冲了一步,差点跌在弗朗西斯怀里。可是亚瑟柯克兰也不是等闲之辈,他精准地踩上了弗朗西斯的白色皮鞋,就留下的黑印和弗朗西斯痛苦的表情来看,算是不错的回击了。

“在公司里对你的顶头上司动手?我看我是要找人事部好好谈谈了。”

“神经病!粗眉毛!”看到事情就要闹大了,弗朗西斯骂了他两句,就走出了办公室。

直到现在,他还能回忆起弗朗西斯那充满怒气的脸。那是第一次有人在公司跟他吵架,而且还差点动手。亚瑟高中的时候曾经有过一段不良少年的岁月,因此在学校里,几乎没人敢这样挑衅他。这是他头回遇到这么咄咄逼人的情况。

 
“一个项目经理就这样人模狗样的,哥哥就是看不惯他!”

“哈哈哈!”酒吧里的两位恶友不但不同情他,还特别有默契地笑得前仰后合的,基尔伯特差点把手里的啤酒溅到自己衣服上。

“我倒挺好奇把弗朗吉气成这样的人是什么样子的。”安东尼奥打趣他。基尔伯特也大喊着弗朗吉终于有克星了,两个人笑作一团,直到安东尼奥的手机响了才回过神来。

“罗维!我想死你啦!什么……我没在酒吧喝酒啊,没,没……”安东尼奥一边像恶友们做了个乞求的表情,让他们止住笑声,一边小跑到外面去打电话。

“真是的,东尼儿这家伙又闪瞎单身狗!”基尔伯特愤愤地将杯子里的啤酒一饮而尽,站了起来。“对了,本大爷今天也要早点回家,明天早上去机场接阿西。”

弗朗西斯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如果不是安东尼奥的小男友要来,他本来还是可以赖在安东尼奥家一段时间的。但如今好友马上就要跟恋人过二人世界,他虽然嘴上骂他见色忘友,可总归不能当电灯泡。基尔伯特那里原本可以去,但不巧的是他弟弟也来伦敦实习,房间里已经没有空位。

 “对了,哥哥我还约了看房子的人呢。”他低头看看手表,八点十五分,如果动作快,,到达看房地点还不会迟到。不过,前几天看到的那则广告让他心里莫名地烦躁,再加上白天的事,差点就想让这房子见鬼去了。

 
“伦敦Kengsington区招房客一名。房子位置靠近Waterloo line 与 Victoria line. 要求爱清洁,作息规律,无不良嗜好,欢迎热爱烹饪和饮茶的房客,可共同探讨。有意者请电联075639xxxx. 有怪癖者勿扰。生活懒散者勿扰。社交活动多者勿扰。情感生活丰富者勿扰。”
 
“什么破房子,要求这么多。”他的内心还是有些抗拒,不过,这房子的位置离公司不远,在偌大的伦敦还是很有吸引力。
 
“至少哥哥我还喜欢烹饪不是嘛。”他还是决定赴这个约。
 
 
 
“51 Wellington Street, SW4……”弗朗西斯又念了一遍手机上的地址,似乎这样就能让自己清醒过来。

这一切就像个他妈的奇怪的噩梦。

先是走到半路上突然下起了大雨,他没有带伞,又怕把发型弄乱,只好顺手拿着地铁上的报纸挡雨。不幸的是,劣质的地铁免费报纸在挡雨功能上也丝毫没有建树,走到目的地时他的头发和衣服都湿透了。

他怀着一丝希望按响房东的门铃,希望至少能得到一杯热咖啡暖暖身子。然而,开门的居然是亚瑟,他的顶头上司。
 
亚瑟看起来也吃惊不小,瞪了他一会儿开口说:“你为了报复我跟踪到我家?”
 
“我还没那么小气!我……”还没等他话说完,亚瑟已经把房门关上了。

“喂,你怎么那么霸道!不听人把话说完!”弗朗西斯怒气冲冲地拍门。“哥哥我今天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门又开了。

“再不走我要报警了。”
“你自己好好看看!我是来看房子的!”弗朗西斯朝亚瑟挥舞着自己滴水的手机。“如果知道是你!哥哥绝对不会淋着雨来这个鬼地方!”
 
亚瑟看了看他湿透的头发和外套,又看看手机,最后说。“进来吧。”
 
亚瑟把他带进客厅,转身拿给他一条毛巾。接过毛巾的那刻弗朗西斯有些感激,虽然白天有过节,但亚瑟还没让他流落街头。

 
“我在广告上忘了加一条,法国人勿扰。”听到这句话,弗朗西斯对亚瑟的那一点点好感差点烟消云散。他抬头看着自己的准房东,亚瑟穿着深蓝色的家居服,家居服的口袋上还有一只泰迪熊。这让他的脸变得柔和了,即使是吐出口的嘲讽也不那么锋利了。我就当这家伙是嘴欠而已,弗朗西斯想。
 
他环顾四周,这个房子有一个不大但精致的厨房,起居室是木质的桌子,上面铺着一块格子桌布。 桌子上放着一个红底白点的英式茶壶,上面还带着老式的茶壶套。因为下雨屋子里暗,亚瑟便扭开了灯,橘黄色的灯光让这屋子有种家的感觉。红色的沙发靠着白色的壁炉,座位上放着半本没读完的狄更斯。与这一切略微有些不协调的是,有一把电音吉他斜斜地靠在壁炉上,壁炉台子上也散落了一些黑胶碟片。
 
去掉这个恼人的,强势的室友,这里算得上是理想的温馨小家。

 
世上没有万全之事。虽然巴黎的房价令人咋舌,可是至少还有租房补贴,也就没有那么拮据。但伦敦的房价实在太贵,而亚瑟这个房东人虽然苛刻,可是房子的价格合理地段又好,他实在是不忍心放弃这样的好事。
 
就这样,弗朗西斯签下了租房协议。

连续掉了两个粉了?

呜呜~(>_<)~我做错了什么……明明最近根本没发东西?是因为太懒很久没更新了吗?……
请求留下的宝宝们继续爱我……(。•́︿•̀。)

皆大欢喜(主独伊,副亲子分,一个乱点鸳鸯谱的故事)

说明:独伊的联姻梗,其实还是亲情温馨向的。反正主要是贝什米特和瓦尔加斯家族为了利益要搞一桩联姻,选了路德和瓦尔加斯兄弟其中一个结婚。一开始选的是罗维诺, 但两个人对对方都没什么好感,这件事也就搁置了下来。路德无意中遇见了费里西,两个人交流越来越多,好感也与日俱增。
这里并不是独罗马,只是罗维和路德被乱点了鸳鸯谱,两个人并没有生出什么情愫啦。
有点滑稽的家庭喜剧样的文。
(半年前写的,至于文力还能不能复健了,我不知道😂)
如果喜欢请点小红心,以及。。。推荐给粉丝儿~
时间从来没有过得这样慢过。路德维希坐在沙发上想到。

他保持着挺直腰背的动作已经差不多半个钟头,对面坐着的是他的相亲对象,未来极有可能成为他未婚夫的罗维诺·瓦尔加斯。

只是,对方从见面以来,除了对他行的一个极其潦草的点头礼节,便再也没有正眼看过他。眼下,他正饶有兴致地盯着自家客厅里的地毯花纹,似乎沉迷其中一般不肯把头抬起来。

路德维希调整了一下僵硬的姿势,同时几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他开始意识到接受家里安排的这桩联姻是个错误。虽然他是个保守而遵守规则的人,但是对于包办婚姻仍然有巨大的抵触心理。更何况,对方是这样一个没有礼貌又傲慢的人。

虽然,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不得不承认罗维诺瓦尔加斯是个美人。他的身材修长,头发是漂亮的浅棕色。他有一个挺拔的鼻梁,嘴唇线条优美。他的眼睛是深绿色,很美的颜色,只是再柔和一点就好了,比如浅褐色……路德漫无边际地想着。还有,罗维诺脸上带的那种表情让他不敢去看他,仿佛多看一眼都会被对方凌厉地瞪回来。

眼下他找不到什么话题,只好在内心搜寻着之前看过的书上与人交谈的技巧。他的脑子里依旧是一片空白,不知道这尴尬的酷刑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罗维诺·瓦尔加斯同样地受着煎熬。时间在一点点的过去,他不时地瞥一下客厅里的挂钟,手指不耐烦地在沙发的座椅上敲打着。十五分钟。还有十五分钟就是安东尼奥来花园的时间了。而他还坐在这里和这个无趣透顶的大块头耗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去...
大不了要走就走吧,毕竟这是老子的家,妈的。

路德看到自己的未婚夫站了起来,撇了他一眼便向大门走去。
“咳……要去花园走走吗?”

“谁要和你去,你个土豆。”罗维诺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我会告诉爷爷我们不合适的。你们就别想和我家联姻了。”
说完他就拉开门走了出去,留下路德一个人愣在原地。

“为什么天底下有这么傲慢的人!”他愤愤地说了一句。不过也好,一切难熬的尴尬都结束了,他至少可以暂时得到自由,回去对父亲说自己已经尽过力,虽然,看起来以后跟瓦尔加斯家族交好是不可能了。
他把杯子里的茶一饮而尽,站起来走出去。

在他拉开门的那一刻,一个身影端着茶杯急匆匆地跑进来,正撞在他的身上。
“喂,小心!”
茶水洒了他一身,只是那一刻,他还护住了瓦尔加斯家设计精美的茶杯,同时也把送茶的那个人揽在了怀里。
“罗维诺,你……”
来人抬起了头,他有一双褐色的眸子,此刻盛满了慌乱和害羞。
“对不起!你没事吧?还有你的衣服……”
路德才看清他并不是刚才的人,只是穿着和罗维诺一模一样的衣服。也难怪自己刚才会认错了。

来人脸色通红地放开了他,刚才他的头发蹭到路德的下巴上,柔软的触感,又有些发痒。那一刻,他差点以为自己的胡思乱想成真了。温柔的褐色眼睛,比罗维诺还要柔和精致的五官,还有说话时若隐若现的酒窝,面前的这个人,简直是个天使。
“Ve…你认错人了…!”对方小声说道。“我是费里西安诺,爷爷让我过来看看,你和哥哥聊得怎么样啦……”
“你哥哥走了。”路德一边说,一边弯下腰帮他把掉在地上的点心捡起来。“你太不小心了,我帮你拿东西吧。”
“那那……那……你的衣服不要紧么?” 费里西安诺还在执着地帮他擦着衣服上的茶水。路德其实并不在意,但他没有说,只是任对方手忙脚乱地帮他清理着衣服。
“你好,我叫路德维希。你是罗维诺的弟弟吗?”
“嗯,你的名字我早就知道啦。现在你可是我们家最有名的人!”费里西安诺笑了起来。“所有人都知道你要和哥哥订婚!”
“不,不是,你别乱说。”不知怎么回事,路德急切地想否认,又突然紧张地不知道怎么去说。“你看,你哥哥和我谈不来,已经走了。”他只好摆出事实来说服对方。“他说我看起来像个土豆,好像很讨厌我的样子。”
“真的吗?对不起,哥哥的脾气有点不好,但是……相信我他没有恶意的…”费里西安诺急急忙忙地解释着,嘴唇也抿了起来,就好像是自己做错了什么,这样的小表情让路德觉得可爱极了。“其实我觉得你一点都不像土豆,你的眼睛是蓝色的,像一片海,特别好看。”他认真地指了一下眼睛的位置。
你的眼睛也非常好看。路德在心里说道。就像……他并没有费里那样的才气,能想起优美的比喻。也许费里的眼睛实在太美,他无法想出与之匹配的比喻吧。那一片褐色的温柔,阳光映进去的时候会有点点金色,让他想把那一刻收藏在心里。只是他太害羞,不知道要怎么表达才好。
“谢谢。”
“既然你哥哥走了,那你愿意和我去花园走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