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lato圆子

看过了世事沧桑依旧能保持纯洁善良的灵魂,人人皆知是浪漫多情的人其实骨子里是最深情。

发夹(BG伊独 费里西安诺x 莫妮卡)

觉得独伊怎么搭配都很美好啊 然而BG确实不多呢 所以这次写了BG 是一块糖 名副其实的花夫妇哈哈

有点强势但其实少女心爆棚的莫妮以及撩妹力max的费里!

莫妮卡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那条蓝色抹胸裙。这是她第一次穿这样性感的裙子。这真别扭,她这么想,自从穿上这条裙子她就感觉无所适从,甚至连手都不知道该放哪。
也许,还是穿上自己的牛仔裤和衬衫更好些。

“嘿!”索娅的话回响在她的耳边,“这可是毕业舞会啊莫妮卡!而且要知道费里西安诺多么受欢迎,邀请他跳舞的女生都已经开始排队了!如果你想吸引他的注意的话……”

是的,这个她喜欢了三年的人,是整个年级最受欢迎的男生。她还记得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是在学校的运动会上,穿着一身球衣的意大利青年和两个女孩有说有笑,正巧与她擦肩而过。“那是费里西安诺!那家伙真的很可爱很会讨女孩子的欢心!”同行的艾米莉对她说。她撇撇嘴,没发表自己的评论。她不是很喜欢说话油腔滑调的男孩,但她又觉得青年那一头棕色的头发和挺拔的鼻梁在阳光下格外好看。

不久之后,在新闻部的会议上她正式认识了费里西安诺。这个男生一见面就惊奇地对她说:“哇,没想到部长是个女孩子,还是个美人呢!”
“工作时间别说那么多废话!认真做好你的本职工作!”她拍着桌子一本正经地训他。

也许她是不习惯接受这样的赞美,才把那一小点慌乱包裹在严肃的外表下不让别人察觉。因此她一直对他板着脸,只有当费里西安诺为部里画出了出色的插画时她的态度才会柔和一点。
跟莫妮卡不同,费里西安诺是个特别随性的人,虽说经常会想出绝妙的点子和新颖的创意,但在实施的时候总是缺乏执行力。身为部长的她总要监督他不让他偷懒,有时部员们都走了,总是她陪着费里西安诺画完画,再帮他收拾好凌乱的画具。

有时候工作晚了,他们会一起吃晚饭,再一起顺路回家。可莫妮卡觉得,费里西安诺大概只是把她当作一个有点严肃的上司,顶多是一个可靠的朋友。如果是喜欢的话……他大概会喜欢本田樱那样的女孩,柔弱而安静,让人有保护欲。或者是索娅,漂亮性感又别具风情。她既然已知道是这样的结局,便根本没打算跟他表白,只想将这一段暗恋埋藏在心底。

可笑的是,像所有恋爱中的女孩一样,她渴望收集他的东西,却又不敢明言,因此偷偷将他画剩的废手稿留了起来。“部长为什么要拿那些废稿呢?”费里西安诺看见了问她。“我……”她没有了以往的气势,语气里全是被撞破的难堪和不安。“不会是想给我挑错吧!部长你也太严谨了!”费里西安诺狡黠地笑着。“那部长你看我这张业余作品怎么样?”她接过去,竟是一张她的侧脸画像。“画得像不像?送给你做毕业礼物好啦部长。我以后会想你的哦。在这里。”他指指自己的心口。

从那天开始莫妮卡就动摇了。也许他真的也喜欢她,如果毕业了就再也见不到他,如果趁毕业舞会和他跳一支舞,再跟他表白的话……

一个星期以前她就开始偷偷计划着了。想像着那天要穿的衣服,要说的话。是费里西安诺让她变得不像自己了。像在学校照镜子这种“不务正业”的事,以前只有索娅和伊莎贝拉她们几个会做的,可现在她竟然也偷偷地做了。“哟~成天板着脸的土豆妞居然会照镜子了,简直不可思议!”那个一向讨厌她的恰拉这么说。

今晚就是毕业舞会了。凭着她一向高效的作风,她几乎解决了一切舞会上可能出现的问题。向索娅借来了蓝色的礼服,还有伊莎贝拉给她的首饰。
除了她的头发。

她的头发太短了,既不能像索娅那样挽个松散而性感的发髻,也不能像安雅那样把一头金发披在肩头,哪怕是像罗莎那样梳个双马尾也好。
莫妮卡拿起桌子上的梳子,对着镜子梳了几下又烦躁地放下。这样过短的发型配上造型柔美的礼服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完全达不到她想要的效果。

天哪,她到底应该怎么办。

“部长!!你在吗?”门口响起了敲门声,费里西安诺来了。
不,在没打扮好之前,她不能让他看到自己现在这副奇怪的样子,否则她就再也没机会和他跳舞了…毕竟,费里西安诺是那么受女生的欢迎不是吗?

“喂,你还好吗?”见没有人回答,意大利青年莽莽撞撞地推开了门。
“你这家伙!征得别人的同意再进来啊!”莫妮卡大声喊道,就像她在新闻部每一次训斥费里西安诺一样。但当她说到一半时就有些后悔,特别是她发现费里西安诺正惊奇地打量着自己的装束的时候,她的脸慢慢地红了。

“对…对不起,部长!我只是想确定一下你有没有心情不好而已…”费里西安诺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你今天真美!这件蓝色的裙子是你眼睛的颜色吗?配上你的金发就像阳光照进了湖水里一样……”
德国女孩儿几乎紧张得不会说话了。她站在那里,任由像海一样多的赞美的语句从意大利人的嘴里吐露出来,脸上烧起了一团火。
“别用你对待别的女孩的那套来对付我!”

这太奇怪了,她对他说的每一句话明明都感到很受用,可她还是那样严厉地制止了他。是因为她清楚意大利男人的本性吗?他们爱说些漂亮话,对每个女孩都是一样的殷勤和嘴甜,但却大多不走心。可就算她是个再理智不过的女孩,如果面前的人继续说下去,只怕她也会沉浸在那充满柔情的棕色眸子里……

“部长真凶…可是……我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啊!”棕发的青年垂下了头,显得很有挫败感。“这件衣服,很衬你眼睛的颜色。如果穿着去舞会一定很好看的!”
“可是,我的头发……这么短的话…”莫妮卡的声音变低了,她伸手去摸了摸自己的一头短发。
“原来部长是在担心这个。可是你不需要羡慕别人的长头发啊。我最喜欢的就是部长的头发了,比长头发还要可爱,利落,简单,给人温暖可靠的感觉……”

莫妮卡的手被温柔地握住了,费里西安诺给她塞了一个小盒子。打开它,她看到了一个雏菊形状的发夹,在深蓝色背景的映衬下闪闪发光。“戴上试试?”他冲她笑了笑。

她戴上了那发夹,小巧的花瓣藏在她的金发中闪闪发光,配上她有点红晕的脸颊,让整个人都散发着少女独有的羞涩与美好。
“雏菊是意/大/利的国花哦。”费里西安诺靠近她,轻轻地在她耳边低语。“部长如果戴上了这个发夹的话,就代表想和意/大/利人一起共舞。”说着,他坏笑着拉起了她的手,姿态优雅地行了一个礼,然后轻轻落下一吻。
“部长,今天晚上的舞会,和我一起跳舞吧!”

预告:在我的心里独伊娘塔百合,独x伊娘,伊x独娘,路德x费里都特别美好!所以以后可能会写独伊娘塔百合向!
另外,觉得BG比较少,所以计划写一个Dover组的BG,应该是小处男亚瑟x熟女法姐!

评论(9)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