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lato圆子

看过了世事沧桑依旧能保持纯洁善良的灵魂,人人皆知是浪漫多情的人其实骨子里是最深情。

仏英r18

很久前写的一篇仏英肉,哥哥在床上特别温柔♥

 

计数梗,哥哥让亚瑟在哔的时候数数,每到五就深一下。除了正直的开头之外,其余特别特别黄暴,好孩子不要看,好孩子不要看,好孩子不要看,看了也别说你认识我,OK?

 

时钟敲了八下。

亚瑟揉揉酸痛的眼睛,放下手中的狄更斯,站起来倒了一杯茶。都八点了,那个混蛋还没有回来,一定是喝酒喝得太高兴忘了自己了吧。今年的世界会议在弗朗西斯家召开,他就装作不经意地早到了一天,本以为会给那家伙一个惊喜,可是他居然不在?

“小亚瑟,哥哥和基尔还有安东喝酒去了哦~”弗朗西斯的声音在电话里听起来莫名地愉快,也莫名地欠揍。“反正你也有我家钥匙,先开门进去坐会儿吧~不过不要进厨房啊记住!”

“你去死吧胡子!”他恨恨地挂断电话。

已经一个小时了,居然还没回来。亚瑟烦恼地揪揪头发,强迫自己将注意力集中到书本中那个自己熟悉的地方。可是……他又抬头望望窗外,月色下分外美好的法式庭院和空气中若隐若现的鸢尾花香气似乎在提醒他,这不是压抑的,潮湿的伦敦,而是奔放而浪漫的,甚至有些放纵的巴黎。恩,就像弗朗西斯一样。弗朗西斯喜欢美好的东西,也喜欢享乐。虽然他们已经在一起了,但由于性格的原因自己一直不是那么主动,或许他已经开始厌烦了吧?毕竟自己没有姑娘们那么可爱。酒吧,酒精,偶遇,性……弗朗西斯现在正被姑娘们围着吧,谁叫他长了张该死的那么好看的脸。

门外传来钥匙的声响,接着是开门的声音。亚瑟猛地一惊,连忙翻开书做出认真阅读的样子。

“小亚瑟等了这么长时间,想我了吧?”弗朗西斯走到桌旁喝了一口红茶,笑嘻嘻地问他。

“想你是不是喝死了,红酒混蛋别用我的杯子喝茶!”

“哎,这么长时间没见小亚瑟你的嘴还是不饶人啊!算了,今天不跟你计较。”弗朗西斯笑笑,把一个纸袋放在他面前。“不过我死了你肯定会伤心的对吧?”

“谁会伤心啊混蛋!现在就想抽死你算了!”亚瑟不知为什么脸上有些发热,说出的话也不如平时有震慑力。“那是什么啊?”心虚的他只好转移了话题。

“Stohrer的蛋糕,你每次来巴黎都要去的那家。我给你带回来了。”弗朗西斯把纸袋塞到他手里。“旅游旺季人真是多呢,哥哥我排了半个小时队才买到。”

“恩……”亚瑟本来还想说几句嘲讽的话,但一下子卡在嗓子里,就是说不出来。

“怎么?感动啦?”弗朗西斯得意地看他一眼。

“你这个死胡子能不能别这么不要脸啊?”亚瑟白了他一眼。“今天在酒吧里竟然没勾搭上姑娘?弗朗西斯你魅力减弱了啊?”

弗朗西斯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笑意渐渐地在他的蓝色眼睛里晕染开来。“原来哥哥的小亚瑟是吃醋了啊!”他伸手去捏亚瑟的脸,亚瑟气得站起来踹了他一脚。

“哎哎哎小亚瑟,君子动口不动手啊!”弗朗西斯夸张地叫了一声,倒把他逗笑了。不过这家伙似乎没有学到教训似的,反而离他更近了。他用手把亚瑟圈在靠背椅里,然后吻了他。

弗朗西斯的唇带着凉凉的薄荷香气,舌头尝起来很甜。“说出这样的话,是因为你还不相信我吧?哥哥很伤心啊……”接吻的间隙他轻轻地在亚瑟耳边呢喃。“那哥哥就把酒吧里所有的事都告诉你好了……”

亚瑟只是大口喘着气,并没有反对。也许是弗朗西斯已经从嘴巴一路吻到了他的脖子,才让他感到眩晕而无法思考。

“让我起来…去…去沙发上…”他含混不清地说出这句话。弗朗西斯温柔地拉他起来,两个人吻着,没走几步就倒在沙发上。

一碗红烧肉。

 http://card.weibo.com/article/h5/s#cid=1001603904511604310003&vid=5683589571&extparam=&from=1056095013&wm=8507_0002&ip=112.250.177.111

肉没了,还有一个哥哥调戏眉毛的小剧场
(微露中独伊注意避雷)

 

第二天

 

“现在大家看看第五页,应对全球变暖我们只要做一个巨大的英雄就好了!”

“哎,第~五~条说得对耶。”弗朗西斯故意地把那个数字说得很重。

“红酒混蛋你什么时候同意阿尔的意见了?”亚瑟一愣,听到那个数字马上就明白了过来。他脸红得简直能滴血,但是又不好意思被人看出来。

“联合国的五位成员要齐心协力……”

“对,我们是~五~个哦”

“现在有3个解决方法……”

“恩,差两个就是五个了……”

王耀实在受不了弗朗西斯了,一直在重复五这个数字,甚至还故意凑出来。他看看亚瑟脖子上没遮住的一点吻痕,心里比什么都清楚。更可恶的是伊万还笑眯眯地盯着他看,在桌子下面不停地用腿蹭他。

谁知道这大鼻子熊又想干嘛。

“红酒混蛋我今天非揍死你不可!”亚瑟终于被他气得牙根痒痒,上去拽住弗朗西斯的领子就是一顿猛揍。“呐哈哈哈哈哈又打起来了!Hero我要去吃汉堡了!散会!”阿尔一阵风般地跑出了会议室,只剩下其他不明就里的众人和坏笑的安东和基尔。“小耀,下次我们也可以……”伊万笑嘻嘻地提议。“你给我滚!”刚说完伊万头上就挨了狠狠地一下。“呐呐,安东哥哥,他们在说什么?”“不要问!”路德痛苦地塞下一把胃药,带着费里去吃PASTA了。

恩,今天的世界也很和平呢。

 

评论(6)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