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lato圆子

看过了世事沧桑依旧能保持纯洁善良的灵魂,人人皆知是浪漫多情的人其实骨子里是最深情。

伊诞贺文第二弹(伊双子亲情向,有童年伊双子,微独伊亲子分)


本章有费里所说的800年难得一见的温柔的哥哥😏。
警告:罗马基酱有一点ooc?
罗维诺转身走进了楼里。因为照明灯坏了的缘故,楼梯间里一片浓重的黑暗,走到家门口看到客厅窗户透出的橘色灯光时他周身感到了一股莫名的暖意。他站在门口,把书包放下来摸索着钥匙,希望自己能够悄悄溜进家里而不被爷爷发现。很快他的想法就破灭了。也许是听到了外面的声响,屋里的人一路小跑地过来开门,听脚步声他也知道准是费里西安诺。
“哥哥!”费里西安诺在开门的瞬间大叫道。看到真的是罗维诺仿佛松了一口气似的。
“哥哥,你去哪儿了?我和爷爷都很担心你…爷爷他出去找你了…”
“我……”
罗维诺还没来得及把话说出口,就发现了后面站着的爷爷。他站在黑暗里看不见表情,只能隐约看到因为寒冷嘴里呼出的白气。
“进去。”
费里西安诺赶紧拉了他一把,把他拽进了房里。爷爷在他们后面带上门。三个人坐在沙发上,尴尬的沉默着。
“罗维诺!你又去打游戏了?今天你必须给我个交代。”
“我只是去玩了一会而已!”
“一会儿?你知道现在有多晚了吗?你脑子里有没有时间这个概念?”老瓦尔加斯的脸沉了下来,当他看到罗维诺脸上的伤痕时脸色更难看了。
“你不光跟那些小混混们一起打游戏,还学他们打架?!”
“我没有!”罗维诺大声抗议。
但老瓦尔加斯并没有听他的辩解。他拉开书包想拿走罗维诺所有的游戏光碟和漫画书,却正好看到一包香烟掉了出来。
“你你你……又打架又抽烟,你能不能干点有出息的事!不是抽烟,就是逃课,你能不能,学学你弟弟…”
罗维诺本想解释一番,但是听到这些刺耳的责骂之后一句话也不想说了。
“对!随便你怎么想,我就是这个样子,你永远别想改变我!”
“你还敢顶嘴!!!”老瓦尔加斯真的生气了,他颤抖着举起手,想要教训不听话的孙子。
“爷爷,别这样…”费里西安诺死命地拽着爷爷的胳膊。“哥哥他……”
“不用你管,小混蛋!”
老瓦尔加斯举起的手放下了。“你真是……”他脸上又出现了那种失望的表情。“除了会欺负你弟弟你还会干什么…”他狠狠地把书包向地上一摔。“你给我回房间好好地反思一下!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出来!”他连拖带拉地把罗维诺带进了房间,然后带上了门。
对罗维诺来说这样的惩罚方式正合他意。他本来也不想说话,反正说了什么爷爷也不会相信。自己一个人在屋里至少想干什么都可以。没有手机,电脑和游戏机,他百无聊赖地坐了一会,拿起笔在纸上信手乱画。他画出了一条形状优美的曲线,很像一个人的侧脸。接着他又勾勒出了他的头发和眼睛。短短的微卷的头发,绿色的眼睛…他突然意识到这像极了安东尼奥,脸上不知怎么就发起了烫。
“该死的!”他扔下了笔,衣服没脱就倒在床上。今天他太累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被一阵敲门声惊醒。
“哥哥,哥哥,你睡了吗?”费里西安诺的声音很轻。
“干嘛?”
“我能进来看看你吗?”
“别烦我!我睡了!” 他没好气地答道。
门开了。费里西安诺探了个脑袋进来,充满忧虑地问他:“哥哥,你没事吧?”
“我做了pasta和别的东西哦,你还没吃饭吧?”
他虽然很烦躁,但还不至于跟吃的东西过不去。他开门让费里西安诺进来。
费里西安诺的厨艺很好,再加上他确实有些饿了,就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费里西安诺跑到房间去翻找东西,又很快地跑回来,手里拿着一沓创可贴。
“哥哥的嘴角还痛吗?贴上这个会好很多吧?”他一边说一边拿着个创可贴在罗维诺脸上比划着。罗维诺不耐烦地推开他的手。这个小笨蛋,没想到要是在脸上糊上这个得有多逊吗?
“切,这点小伤,我早就没感觉了。”他略带得意地对弟弟说。都是为了你,笨蛋弟弟!他有点想把事情的经过告诉费里西安诺,但…
他想起了那些人口中的词语。变态…基佬…真的要将这些告诉他吗?他似乎预见到了费里西安诺眨巴着眼睛掉眼泪的样子。
我他妈的才不想看这家伙哭。蠢死了。
“喂,你以后离那个路德维希远点!”他敲敲弟弟的脑门。
“呗~”费里西安诺不解地望了他一眼。:“为什么呀,哥哥?路德其实人很好的,虽然表面看上去很凶呢,但真的很照顾我,帮我打饭,帮我系鞋带,还给我讲题……”
一股无名火窜上了罗维诺的心头。要不是该死的路德维希,费里西安诺也不会被人家骂了,可他眼里只有那家伙的这个好那个好。
“我说了别跟那个土豆混蛋来往了,我就是看他不顺眼!看他那僵硬的面部表情,脑子就像被土豆泥糊住了一样!!!”
“哥哥,别这么说嘛…”费里西安诺摇晃着他的手臂,“路德真的很好的,又认真又可靠,做的东西也很好吃哟!哥哥,你尝尝嘛…路德今天刚给我的,最好的香肠…”他把其中一个碟子向罗维诺那边推了推。
“我不想吃那个土豆混蛋的东西!看着就恶心!”他把盘子用力地推回去,结果力道太大盘子滑下了桌子边缘,摔得粉碎。
他还是把费里西安诺弄哭了,就跟从小到大的很多次一样。
现在费里西安诺蹲在桌子边,一边掉着眼泪一边捡着盘子的碎片,脸上委屈伤心的表情跟自己小时候往他书包里放毛毛虫时的样子如出一辙。不同的是,这一次他有点惊慌,心里暗暗地恨自己,但最终却什么也没有做,直到费里西安诺收拾完碎片,跑出了房间。
罗维诺烦躁地揪了一把自己的头发。

什么时候变成这样子的呢?
他和弟弟是双胞胎,可是从小就不像。大概性格在出生的时候就注定了,费里西安诺小时候又听话又可爱,而他就连被大人抱一下也时常哭。爸爸妈妈自然是偏爱费里西安诺多些,他为了这个也没少欺负过弟弟,不过他依然跟块牛皮糖一样粘在自己身后。
要上小学的那年夏天,爸爸妈妈出了意外。罗维诺在家里等了一天也没等到他们回来,最后爷爷过来接他们,拿出糖果来笑呵呵地说爸爸妈妈临时有事去了,让他们去爷爷家住一段时间。罗维诺觉得爷爷的笑声和以往有些不一样,但他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同。一个暑假过去了,他看到爷爷拿着爸爸妈妈的照片看过好几次,还偷偷掉眼泪,心里似乎明白了什么。
费里西安诺是什么也不知道的,但不久之后就开始想妈妈。每天睡觉时,爷爷都千方百计地把他们哄睡,然而只要一关上门费里西安诺就睁开眼睛捅捅他:“哥哥,我睡不着。好想听妈妈讲故事啊。”
“你都多大了还听故事?快点睡觉。”他把被子往弟弟那拉了拉。
“可是我真的睡不着…好想妈妈…哥哥你给我讲故事吧……”
罗维诺不会讲故事,但是他看到小小的费里西安诺眼里汪着一泡泪,语气就软了下来:“好了,我给你数羊,慢慢就睡着了。”
“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
一直到12岁,费里西安诺都是和他一起睡的。有时候他半夜睁开眼睛,就能看到弟弟跟个糯米团子一样靠着他旁边,脸上的表情安静而又满足。有一次夏令营,他和弟弟分在不同的寝室,半夜听到床边的动静,费里西安诺抱着个被子站在他床前面。“哥哥,我睡不着。”他可怜兮兮地瞧着罗维诺。罗维诺哼了一声,把他拽到自己床上来。“嘿嘿~”费里西安诺带着点得逞的笑,抱住他满足地睡了。
进入青春期他们有了自己的圈子,也渐渐地没那么多时间在一起。费里西安诺的人生就如同一块五颜六色的画布,衬得他的人生黯淡无光起来。他开始讨厌弟弟,经常冷言冷语地讽刺他。而费里西安诺在认识了路德维希之后,就把那股牛皮糖的劲都用在了那个混蛋身上,天天跟在身后“路德,路德”地叫着,周末也都是跟土豆混蛋和本田菊出去玩。罗维诺的成绩没有任何起色,坏朋友倒是交了不少,经常一块逃课出去玩。虽说在一个学校,费里西安诺早上出去得早,他晚上回来得又晚,有时候甚至两天也说不了几句话。

第二天罗维诺被爷爷看着送进了学校。没法去打游戏让他心里有点不爽,更让他难受的是昨天和费里西安诺发生的事。中午放学时,他在走廊上闲逛,正好看到路德维希一个人抱着一摞作业本朝这个方向走来。他跑过去,故意地撞掉了路德维希手中的本子,还大喊了一声土豆混蛋。那家伙朝他吼了一声,不过那个时候他已经跑远了。他看到路德维希站在原地愣了一会儿,似乎还在消化着那句“土豆混蛋”,但又颇为无奈地把本子一本本捡起来。于是愉快地吹了个口哨,找安东尼奥还衣服去了。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