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lato圆子

看过了世事沧桑依旧能保持纯洁善良的灵魂,人人皆知是浪漫多情的人其实骨子里是最深情。

Un baiser volé偷吻 (仏英,小王子梗)

简介:眉毛发烧了,哥哥给他读书。顺便偷亲了他一下。

注:哥哥读的书是《小王子》,所以会有小王子里面的梗和原文摘录。版权当然不属于我。原文摘录用*号标出。

 

天色渐渐暗下来,亚瑟恍惚间感觉到一直坐在自己床边的人站起身来拉上了窗帘,悄悄地为他掖了掖被角,轻手轻脚地准备离开。他的手在换毛巾的时候短暂地在自己额头上停留了一下,手上传来的温度让自己莫名地舒服。

“别走……”他坐起来,出声叫住了那人。

弗朗西斯在黑暗中怔了一下,继而扭亮了床头灯。朦胧的光线中,亚瑟觉得那张素来讨厌的脸也变得柔和起来,倒叫他不习惯了。

“你才安静了多长时间啊粗眉毛,又活过来了是吧。”弗朗西斯仍旧不遗余力地挖苦着他,但是一只手已经拿起了杯子送到他嘴边,想要喂他喝点水。

“我睡不着。你在可能还好一点。”他难得坦诚了一回说道。

他说完这句话后,房间里的空气似乎都安静了下来。弗朗西斯难得地没有回嘴,只是静静地望着他,好像有什么心事。

“算了……你还是快点回去吧小心被我传染了。”他装作不在乎地推了一把弗朗西斯。

“哥哥没说不陪你啊。”弗朗西斯笑了。“那么,来听个睡前故事怎么样?”他提议。

“我又不是小孩子啊笨蛋……”

“所以……《小王子》吧,哥哥家的经典哦。”弗朗西斯无视了他的抗议,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读了起来:

“请孩子们原谅我把这本书献给了一个大人。我有一个正当的理由:这个大人是我在世界上最好的朋友。我还有另一个理由:这个大人什么都懂;即使儿童读物也懂。我还有第三个理由;这个大人住在法国,他在那里忍冻挨饿。他很需要有人安慰。要是这些理由还不够充分,我就把这本书献给这个大人曾经做过的孩子。每人大人都是从做孩子开始的。 * ”读到这里,他又抬眼看了一下亚瑟。“要继续吗?”

“听起来……也不是很蠢。”

于是,弗朗西斯继续读了下去。他那富有磁性的声音把亚瑟带向了那个遥远的星球,带向了那朵玫瑰花,小王子和他的小狐狸。

读到一半的时候,弗朗西斯放下书站起来,走向床头柜。

“你要走了吗?”亚瑟一下子紧张起来。“不…我是说…天太晚了,你该走了。”

“谁说我要走了?只是给你试试体温。”弗朗西斯甩了甩温度计,“这么晚了你不怕哥哥出去遇到危险啊?”

“你一个大男人有什么好怕啊?”亚瑟哼了一声。“算啦,就勉强让你留下吧。”

“刚刚的故事怎么样?这可是个关于爱的故事哦。”

“恩,我得说…这是你家唯一一个关于爱的不那么恶心的故事。”

“哈哈,那继续喽~”弗朗西斯又继续读下去:

 小狐狸说:“我不吃面包,麦子对我来说,一点用也没有。我对麦田无动于衷。

而这,真使人扫兴。

但是,你有着金黄色的头发。

那么,一旦你驯养了我,这就会十分美妙。

麦子,是金黄色的,它就会使我想起你。

而且,我甚至会喜欢那风吹麦浪的声 音… * ”

“等等!”亚瑟问道。“被驯养是种什么感觉呢?难道是像国与国之间征服的关系吗?”

“这个,哥哥好像也说不明白。”弗朗西斯皱了皱眉头。

“原来关于爱的事也有你不知道的吗?是谁自称爱之国来着?”

“小亚瑟的头发也是麦子的颜色呢。”弗朗西斯突然伸出手去抚摩他的头发。“驯养这种事…大概是无声无息的吧,这跟武力的征服不一样。像是这么多年了我虽然一直想征服你,但最后却意外地被你征服了心呢。”

“恶心死了。别、别碰我头发。”亚瑟撇了撇嘴,他感到眼前一阵眩晕,哦那也许是发烧的缘故。唇上传来一阵温柔的触感,那个红酒混蛋趁势吻住了他。一个该死的,绵长又迷人的French kiss,但当他望向对方蓝得醉人的眼眸时,心口的一跳似乎向他解释了“驯服”的含义。

几千年来,他们都没有征服彼此,却都被彼此驯服了心。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