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lato圆子

看过了世事沧桑依旧能保持纯洁善良的灵魂,人人皆知是浪漫多情的人其实骨子里是最深情。

伊双子亲情向 伊诞贺(cp配对为亲子分独伊)

说明:伊诞的贺文,有好几章,提前发出来一章。两位小天使生日快乐(^ ^)!

注意是伊双子亲情向非CP向!非cp!子分第一主角,有亲子分和独伊配对!

虽说是贺文但题材比较严肃(bu)有涉及校园暴力的内容,粗口有,有一些侮辱性语言,但那只是剧情需要不是作者本意QAQ,请确定能接受了再看

内容总结:从子分的视角,叙述正处于叛逆期的子分和费里从不会表达感情到渐渐改善的过程,子分本人也经历了很多成长。

又名:一个傲娇哥哥的故事(划掉)

好了我们开始


初冬的天又阴又冷。
罗维诺走出游戏厅,嘴里咒骂着这可恶的天气。夜幕渐渐拉下来了,方才一起玩的同伴也都走得差不多了。只有他仍然在学校附近的街上游荡,没有回家的意思。
书包里是几张满是红叉的卷子。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又让爷爷骂一顿而已,他自暴自弃地想道。

接着他脑海中出现了一张熟悉的脸,那张脸和他的轮廓很相似,这是让他恼怒而又不得不接受的。与自己不同的是,这张脸上几乎时刻都带着笑,被大人们称之为乖巧的笑。“你看你弟弟…!”无数人曾经这样对他说过。在心里,他不得不承认费里西安诺比自己好太多,性格好,人缘好,多才多艺,而且还是班里的文艺委员。和他相比自己就像个废物一样没用。所有人都喜欢费里西安诺,除了他。他讨厌弟弟,甚至到了看到他那种傻兮兮的笑就想揍一拳的地步。他也不想回家,不想见到爷爷面对他永远阴沉着的脸和失望的表情。
“先抽根烟再说。”他在口袋里摸索了一会儿,熟练地掏出一根烟来用打火机点上。吞云吐雾的感觉让他暂时忘掉了自己的烦恼。他走到墙角边蹲下,预备把剩下的两根烟都抽完再回家。
街角的另一边走来了两个人。罗维诺紧张地朝那边看了一眼,发现那不过是跟自己同级的两个学生,便又低下头继续抽烟。他们说笑着,声音很大。罗维诺起初并没有在意那些内容,直到他听到两个熟悉的名字。
“那个学生会长路德维希真tm操蛋!”一个人骂骂咧咧地说,“跟他求了这么久情他还是给老子记了过,这回非弄死他不可!”
“路德维希那小子可挺壮的啊,咱能办过他吗?”
“我又不弄他,找着了他死穴。”那人神神秘秘地:“别看这小子平时一脸书呆子相,你猜怎么着?居然是个同性恋!他跟班上的费里西安诺搞在一起你知不知道?”
“哎哟,真恶心!”另一个人做了一个厌恶的面部表情,说:“还亏费里西安诺那么受欢迎呢,其实就是个变态基佬……”
“哎,今天我正好探好了,路德那小子今天不在,咱去把费里西安诺关到地下室,他肯定又要哭鼻子了,哈哈!”
剩下的话罗维诺听不清了,那些不堪入耳的脏话和辱骂费里西安诺的语句让他全然忘记了刚才的心理活动。他的脑子空白了一瞬,紧接着感到全身的血都涌了上来。他掐掉手里的烟,哆哆嗦嗦地站起来,冲到那两人面前,冲着一个人就是一拳。
“操…”被打的人看到是罗维诺显然愣住了,“你打我是什么意思?”
“给老子闭嘴!你骂路德维希可以,骂老子弟弟就是不行!”
“哟,给弟弟报仇来了。”另一个人嗤笑。“不过我记得你好像也很讨厌你弟弟吧。”
两个人一阵哄笑。“就骂了,怎么着?”接着,更多的污言秽语从他们嘴里吐出来。
罗维诺的太阳穴抽痛着。他是骂过费里西安诺不少次“笨蛋”“胆小鬼”,但是当他听到那些比这恶毒上百倍的,诋毁费里西安诺的话时,他竟感觉浑身上下都像是被小刀割开了口子,用力地捅着组织里最柔软的肉。这巨大的痛苦已经让他没有了痛觉,只剩了纯然的愤怒。

“想动老子弟弟的话门都没有!”
他又用力朝另一个家伙挥了一拳,不幸地是这拳打空了,对方毫发无伤。很快他的腿上就挨了一记踢,让他失去重心一下子坐到了地上,手被地上的碎玻璃渣弄得流了血。另一个人也不甘示弱,朝他脸上来了一下,算是报了刚才的仇。
他本来就不是打架的料,虽然在学校里总臭着一张脸,但是真到几个人要开战的时候总是他先认怂。何况又是二对一,他绝对没有胜算。但是这时候他只想到要拖住他们,别让他们按照刚才的计划去找费里西安诺报复。他拼尽全力站起来寻找着可以当武器的东西,却被一个人绊了一跤重新跌坐在地上。
他又被踹了几脚。“今天我们就让你这小兔崽子知道厉害!”一个人拽起他的头往墙上磕。
罗维诺感觉有点晕,他的嘴里有点甜,用手一摸全是牙龈上的血。他仍然拼命地甩着头,嘴里骂着…
“喂,你们几个小子干什么呢!”远处传来了一个声音,他迷迷糊糊地看到一个个子挺高的人拿着一根木棍走过来。“放开他!不许欺负人!”那人吼道。
也许是那人的身材足够强壮,也许是那根木棍起了震慑作用,那两个人放开罗维诺,一溜烟跑到巷子深处。
“你还好吧?”一只温暖的手揽住了自己,想要扶他站起来。罗维诺眼前模糊了一阵,在大约30秒后眼前的世界重新清楚时,他看到了一双绿色眼睛和那人脸上挂着的笑。
“没,没事了。”他赶紧挣脱那人站起来。
“我叫安东尼奥 费尔南德斯 卡里埃多,是附近大学的学生。”那人一边说着,一边从口袋里拿出纸来递给他擦手上的血。
“这么长的名字谁能记得住…该死…”他抱怨道。接着,又低声加了句:“谢谢…你帮我啊。我叫罗维诺。”
“你脸上受伤了,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
“不用了,我要回家。”
“哎,可是这样带着伤是不行的吧?”那人跟在他后面,一副很啰嗦的样子。“我的宿舍就在附近,你跟我回去上药吧?”
“我说了不用了!”罗维诺烦躁地吼着。然而那人并没有生气,而是一路跟着他走到了街口。看到马路对面闪烁的药店牌子他高兴地“哎”了一声,转头对罗维诺说:“那要不现在去买药吧,我在外面简单给你处理一下。”罗维诺拒绝的话还没出口,他就拽着罗维诺的胳膊进了药店。
最终还是拗不过他,让他给自己上了药。
“你为什么要打架啊?”安东尼奥用棉棒蘸了酒精,仔细地给他擦着嘴角的血。
“关你屁事。”罗维诺白了他一眼,但安东尼奥反而笑了。“我觉得你还真是挺可爱的。”他开始给罗维诺上药,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深。
“别用这种词来形容我,混蛋!”罗维诺狠狠地拍了他后背一下。安东尼奥笑得更开心了:“可你就是很可爱啊。”
“收起你的傻笑啊这个混蛋!”
“哈哈哈,对不起。”安东尼奥止住了笑。“我只是想到了我上高中的时候。好像也和你差不多,也很爱寻事打架,还跟我们学校那个号称打架最厉害的粗眉毛干了一仗来着。”
“别把我跟你相提并论,混蛋!我又不是寻事打架,是他们先找事来着……”
“恩,怎么了?”安东尼奥看向他。罗维诺突然意识到自己就要说漏嘴了,但看着那双认真的绿眼睛不知怎么的就说了出来,尽管声音很小:“他们骂我弟弟…”
“哦,是这样吗?你很爱你弟弟啊。”

“不是!我最讨厌费里西安诺那个笨蛋了!”

“你讨厌他还为他出头被别人打成那样?”

“我就是看那两个孙子不爽而已!不是为了费里西安诺!”

“好吧好吧,总而言之你是个好哥哥啊。”

“切,我才不想当什么好哥哥。我可讨厌那个笨蛋弟弟了…他什么都会,什么都比我强,跟他相比我简直就是一无是处。所有人都只喜欢他,不喜欢我…”他的声音带了哭腔,眼泪不自觉地掉下来。安东尼奥有点吃惊,刚才他被别人打成那样也都没哭,现在倒是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了。
“好了,别那么伤心。”安东尼奥柔声劝他。罗维诺不理他,拽住他的风衣外套拼命地擦着眼泪。不一会儿,安东尼奥浅色的风衣上就湿了一大片。
罗维诺哭够了,才发现自己手里攥的是安东尼奥的衣服,还弄得这么脏,顿时觉得有些尴尬。安东尼奥不在意地冲他笑笑,干脆把风衣脱下来给他披上:“不能这么说哪,罗维诺。谁说你一无是处了。我发现你很善良哪。尽管弟弟给你造成了这么大的压力,你却从来没想过要报复他,还是这样的护着他,爱他。我敢肯定你身上到处都是优点,只是你没有发现而已。”

“你才认识我多久啊混蛋,别说得你好像很了解我一样!”罗维诺不屑地轻哼了一声。
“虽然不知道你其他的优点,但是我至少已经发现一个了,就是你生气的样子很可爱。”
“你才可爱你全家都可爱!”罗维诺冲他吼。
“好了好了别生气了。是我不对。”安东尼奥给他上完药,把药放回袋子里。“我送你回家吧,天太晚了不安全,万一遇到刚才那两个人就不好了。”
就这样,安东尼奥陪着他回了家。一路上他们说了很多话,罗维诺不自觉地就给他讲了自己和弟弟小时候的事,安东尼奥无比专注地听着,他总说:“为什么你们不能像小时候一样呢?”罗维诺没有回答他,只是沉默着。终于,他们走到了罗维诺家楼下。
“用我送你上去吗?”
“不,不用了…”罗维诺有点脸红。“谢谢你啦混蛋。”他看了一眼安东尼奥的风衣。“弄脏了,我给你洗洗再还给你吧。”
“好啊,那就拜托你了!这是我的电话。”安东尼奥给了他号码。“如果有什么事的话,也可以给我打电话呐!”

 

评论

热度(30)